襄阳汉江国家湿地公园导赏——黑泥中被遗忘的壳

媒体:原创  作者:湖北襄阳汉江国家湿地公园
专业号:湖北襄阳汉江国家湿地公园
2019/7/30 15:04:27

黑泥中被遗忘的壳

叶茂 周斌 文/图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开始关注和收集淡水贝,这源于我的搭档周斌在鱼梁州一处工地发现的丽蚌亚化石从而点燃了我的兴趣,就这样我便开始了汉江寻贝之路。

 

说起河蚌,我们都知道它们的生活离不开泥沙,但有意思的是在发现它的这层黑色淤泥似乎并不简单。据一位资深古玩爱好者介绍,在这些黑泥刚被挖出不久就吸引了他和不少其他爱好者的光顾,因为在这片泥层中可拾到大量古代的碎瓷片和铜钱;古玩爱好者们称之为“文化层”。由此推断这块蚌的死亡时间可能已长达百年之久。我检视了这枚亚化石它除了个体之大,外表皮完整外,形状也非常奇特,类似于1862年发表的种类Aculamprotula grandidens。

黑泥层

疑似Aculamprotula grandidens(Lea,1862)

通过经验来看,蚌死后如果长时间暴露在空气中,它的表皮会变干且脱落,不久就会变成纯白色的外壳;

于卧龙镇黄河村近两年死亡的尖脊蚌

暴露在泥层表面的亚化石

而这块之所以保存完好,是因为湿润的黑泥很好的包裹了蚌,从而隔绝空气并为蚌保持了湿度,才使得这只蚌死亡后能够保持新鲜如初。为了更多的了解这些蚌,几日后我们又来到此地进行了仔细采集,我们对黑泥层夹杂的几乎所有蚌及蚌的碎片进行了逐个清理,发现这里蚌的种类起码有11种甚至更多,完全超越了过去我对襄阳汉江流域蚌种类的认识。通过观察这些蚌的外形,发现这里面只有第一次发现的疑似Aculamprotula grandidens(Lea,1862)亚化石较为特殊且不同大小的个体差异明显,亚化石状态下普遍外壳厚重。经过翻阅图册及相关资料我认为它们与我所见的所有现生种均有差异,但目前蚌的种类鉴定较为困难,所以截止目前我们无法确认这种蚌的具体名称。

采集于黑泥层的蚌遗骸

                 渔梁洲洲滩上疑似Aculamprotula grandidens(Lea,1862)

接着我们又对这里出土的陶瓷碎片进行了采集和咨询相关人士鉴定,得知这些瓷器碎片均为宋代至晚清民国时期的产物,年代跨度长久。但奇怪的是我们采集的部分蚌壳看起来是那么新鲜犹如刚死亡般,这让我们十分疑惑。经过推断我们一致认为这片黑泥层原本就不属于鱼梁洲,而是近年来鱼梁洲周边的某处工地因挖掘了河床而产生的废土被拉来倾倒形成的,这样就很好的解释黑泥层中为何夹杂有近代死亡的新鲜个体了。搞清楚了这个问题,我又思索着新的问题,为什么这些蚌的壳都是单瓣儿、为什么这么多种类都会集中死在泥层中呢?我们对这个问题进行了反复推测,脑海里逐步在复原古代这片黑泥区域的种种情形;我认为在古代黑泥的原始区域本是一片生机勃勃的水域,它的上方是一个繁华喧嚷的码头,小摊小贩络绎不绝,从而形成大量垃圾,一些没用的瓷器和生活废品则不断地被倒入该片水域,导致水质和底栖环境的破坏。

老樊城码头(网络图)

死亡后的蚌会张开双壳,时间久了连接双壳的韧带就会裂开脱落,再遇暗流涌动和大风大浪,其中一片壳就会被冲走,另一片则留在了泥巴中被新冲刷而来的泥沙渐渐埋藏。由此可见水质的污染和破坏从古代就已经存在了。

疑似刻裂丽蚌亚化石

未演变成亚化石的鱼尾楔蚌

 

为了找到活体,我们通过对襄阳市区汉江周边的渔民、水产商贩进行了打听,但一无所获而后我又借助QQ、淘宝等工具对全国各地的水产群、水产商进行了有偿征集线索却至今没有半点蛛丝马迹。最终我在贝类爱好者朋友的帮助下,在一家国外淡水贝标本图鉴网站看到一枚类似的小个体新鲜标本,简介显示此标本为十多年前采集所获,采集地点在江西鄱阳湖。这让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那就是疑似Aculamprotula grandidens(Lea,1862)的蚌很可能在近代已从襄阳地区的汉江流域灭绝或极度濒危。

                       死亡的三角帆蚌

                      黑泥中的鱼尾楔蚌

淡水蚌属大型底栖动物,其种类繁多密度较大往往在底栖动物中占据优势,它们不仅是水中生物中的初级消费者,也是其它动物的食物,在生物链中占据着重要位置。同时它们对水质净化也起着关键作用,研究表明蚌在栖息地中营养物的转换和循环取决于蚌的丰富度,所以蚌在淡水生态系统里有着不可替代的地位。但随着城市建设水资源的污染日益严重、过度捕捞、水利工程等破坏了栖息地,淡水蚌类的物种多样性状况及生态功能令人堪忧,可这些并未得到我们应有的重视。

汉江是很多淡水蚌生长、繁殖的场所,汉水的好坏直接影响流域中淡水蚌类的生存状况。由于蚌类寿命较长性成熟较晚,种群资源一旦遭到破坏则很难恢复,故我们对蚌类的保护迫在眉睫。

汉江是襄阳人民的母亲河,汉江中的生物同样也是汉江的孩子;我们认识了候鸟了解了鱼类,却不知有着坚硬外壳的蚌是如此脆弱,可能它们过于微不足道以至于它们的锐减和绝迹对我们的生活暂未构成任何威胁从而遭到了我们的忽视。现在我们要重拾曾经丢掉的东西,保护即将失去的和生命脆弱的物种,以更高的标准捍卫汉江的生态。

阅读 627
推荐
网友评论

发表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如果您不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只能以游客的身份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版权声明: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名称: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网络地址:www.arkoo.com
3.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有行为,完全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有侵权行为,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删除侵权作品。

 

更多精彩在首页, 首页